ID:淚星/真真

大家好,這邊是淚星!

主要混灣家同人界
目前全職高手摔到坑底,徹底沒救^q^

愛大眼、愛葉修、愛沐沐、愛喻隊、愛黃少、愛樂樂、愛大家

吃/寫cp有:王葉、傘修、喻黃、雙花、林方、周江、莫橙等等等等

基本是個雜吃無節,cp吃貨!

差不多這樣子吧!

聯絡地基本都是要翻牆的,歡迎有事直接私信>w<!!

個人主頁:
http://cicimestar.weebly.com/

(日常出沒)PLURK:http://www.plurk.com/mestar

(私信推獎)MAIL:cicime1234@gmail.com

【王情作用】圓滿出本!(及第十七回結局釋出)

這次應該是最後一次打王情的TAG了吧>W<,《王情作用》終於圓滿出本了!!!我真的好感動QQ,小說本我個人出本這本是第二本,汲取了第一本的各種經驗,這次的暇疪非常少....我感動得簡直內牛滿面,也謝謝各位的支持QQ


(灣家CWT39文宣)



(成本~~~~~~~~~~~~~~)



(內頁彩插~~)



(這次在排版設計上花了很多心思~~~)


(這是夾在書的頁尾的神祕小禮物~看過故事就會知道是什麼玩意WWW

以及最後,感謝LFT裡各位姑娘的支持,只有在這裡,釋出故事最後一章,真正的結局!在LFT連載時,有不少姑娘的留言都讓我覺得深深的感動,也讓我有信心能一直寫下去><((比起文手(殘),我更傾向圖手(殘),但硬要作死硬要寫((爆

那麼,我們下個故事再見囉:))

=======================

※王葉CP慎入


十七‧

 

        回到家裡,王杰希端了杯熱茶想給葉修解酒,他喝了一口覺得苦就推開死活不喝了,倒是修長好看的手指已纏上王杰希的脖子,在耳鬢邊蹭了蹭就把他推倒在床上,整個人壓在王杰希身上。

 

        「大眼……我…說實在我不知道從哪裡說你會比較懂,我…我就先說著唄,你真的聽不懂也沒有關係,就隨意聽聽?我也……」

 

        王杰希明白過來,葉修酒量淺,剛在酒席上只是暫時性地保持著理智,一旦放鬆下來,沒了潛意識中的約束,酒勁就會加倍地上來,平時靈活的腦袋、刁鑽的嘴巴統統轉不過來,聽著像是很使勁想說些什麼卻又組織不好,自己跟自己較勁。

 

        王杰希牽起他的手,湊近嘴邊輕輕吻了又吻:「好,我聽著,不急,有什麼話慢慢說,我都會聽。」

        「嗯……」葉修應了聲,像在沉思又像是放空,隔了好長一陣子才終於緩緩開口:「以前…好多年前我認識那麼一個人,挺怪的,秀氣得不像一個街童……知道街童麼?無家可歸的,他獨自帶著一個妹妹,那女孩年紀小,但輪廓已跟哥哥一樣清秀,那女孩可有魄力了,大大的眼睛一閃一閃的,特別的機靈。」

 

        王杰希靜靜聽著,葉修失神的雙眼雖然朝著他的方向,但更像是想在模糊的回憶裡,認清許久以前那些人的臉容。

 

        「那個哥哥總是笑著說──『再窮也不能窮學習,再苦也不能苦孩子。既然我是妹妹的哥,替她遮擋所有的風雨,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啊。』然後把兩人的住宿費、生活費、妹妹的學雜費全部扛了下來……那年他才十六、七,為了要賺那一丁點兒獎金,不斷去參加榮耀大大小小各路的比賽,呃不,更多是不斷的推我去參加比賽,但他會寫攻略、會研究武器,就算一身破爛他還是打得很好,可是那時候市道不好,比賽素質參差、不受重視,大眼別裝蒜,你也是那個年代的人啊!所以即使那個人再怎麼努力,也沒法獲得應有的回報,每天都把自己搞得疲憊不堪。」

 

        王杰希咳了一聲,點了點頭,只比葉修晚兩年出道的他,確實耳聞目睹過聯盟當年最艱難的時期。

        「那個女孩,就是蘇沐橙了?」

        「嗯。」

        「那她哥哥……」

        葉修的眼神一暗,睫毛瑟瑟地晃動。

        「已經不在了,不在這世界上了。」

 

        王杰希說不出話,只能抬手緊緊地環抱著葉修那瘦削的背。對於才二十多歲的他們,生死辭別實在太遙遠了,更別提十年前還是青澀少年的葉修,他心裡面的悲傷是自己無法想像的。

        葉修要了一根煙,點著傻傻地看了一會兒才放進嘴裡,一口接一口的抽,眼睛空茫失神地朝著天花板。

 

        「那個人才是天生的榮耀選手。」他忽然說著:「一場車禍,沒了,都沒了。」

        語氣是那麼的平抑,那麼的單調,輕得像煙一樣,但內容的重量卻大得可怕。王杰希詫異著那個被葉修、這十年來放眼整個聯盟裡仍是無人能出其右,被稱為「榮耀第一人」的男人所如此盛讚的人,會是多麼有潛能的選手,然而這麼一個天才,卻從來都沒被人知道,也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

        王杰希總算明白過來,那個深夜裡猛地抽煙的葉修、下著暴雨守在街上的葉修……都在為著那個天才哀悼。

        他輕輕握住葉修叼著煙的手,湊近自己嘴巴,學著他的姿態吸了一口,頓時被尼古丁的味道嗆住了,鼻腔一陣辛辣。

        葉修吃了一驚,把視線轉向他。

        雖然放眼B市裡,男人間很多半碰了面先摸一根煙當作打招呼,可王杰希絕不是這類人,規規矩矩的,沒什麼意思的一個人。

 

        王杰希沒有回答,輕咳了幾下後,再次抽了一口。

 

        他想要分擔葉修內心的痛苦,然而此時此刻,任何言語都是蒼白無力的,葉修需要的是安靜和尊重,但至少他想跟他嚐著同樣的味道。

 

        葉修又何曾不理解他的意思?即使兩個人第一次安靜得找不到一句話說,但心中卻坦然了許多。

 

        「……畫風不對啊大眼。」終於葉修恢復平常那淡淡的笑容,說道:「而且手腳那麼笨,好好的煙都被你浪費了。」

        他把煙掐滅,擱在床邊的煙灰缸,躺下床。

        「快睡吧……哥都快睏死了。」

 

        把深埋心底的記憶重新掀開是很折騰人的,加上酒精作用,葉修已經有些精神渙散,闔上了眼享受這刻的寧靜,和身旁那得來不易的溫暖。

        「大眼兒,唱支歌來聽聽?」

        「什麼歌?」

        「唔……《對面的女孩看過來?》」

        「…………」

 

        王杰希低聲唱起了另一首,他們出國比賽時聽過的歌──


〝I'll be there to love and comfort you (我會在你身邊愛你、安慰你)

When you're feeling blue I will get youthrough (在你覺得難熬的日子與你一起渡過)

Remember you're not alone (請記住你並不孤單)

Life is hard but I’m with you...(生活雖然艱難但我會一直陪伴著你……)〞

 

        那晚,葉修果然再次夢見了蘇沐秋。

        以前在夢裡,他總是看到蘇沐秋疲憊不堪的面容,跟他生前一貫輕鬆溫文的樣子大不相同,他知道,自己潛意識裡對蘇沐秋的死是感到深深的內疚和無助,他倆在一起的日子,是很窮,但卻一點都不苦,那年的他們是那麼年輕、那麼無所畏懼,可是這麼一個積極向上的人,最終也只能寂寞地離開了,自己卻被留了下來。

        然而唯獨這次夢裡,他看到蘇沐秋逆著光站在被陽光照射得白花花的街道上,恢復了那熟悉的笑容,還是以前那張白淨清秀的臉,朝著他揮了揮手,耳邊還彷彿聽到他向著自己喃喃地說著什麼,可是風聲實在太大了,他沒法在風阻中聽仔細蘇沐秋的話。

 

        葉修這就醒過來了。

        原以為這一覺會睡得很沉,但睜開眼睛,天色依然很早,宿醉的暈眩感也還沒消失,覺得口乾舌燥的,迷糊間感覺不到身邊有人,只能吃力地抬起頭,才看到王杰希的背影。他正站在衣櫃的落地鏡前,不緊不慢地披上了黑色的西裝外套,那個身影高大挺拔,很是利索。

 

        「大眼……」葉修沙啞的聲音令王杰希回過頭來。

        「葉修,這麼早,不多睡點?」

        他穿戴整齊,黑色的西裝外套燙得筆直,繫上一條淡綠色的領帶,頭髮也梳得一絲不紊,貼服地攏在腦後。

        「要去哪了?穿這麼風騷。」葉修懶懶地笑著,語氣滿是調戲的意味。

        王杰希彎下腰,坐在床邊,輕輕親吻了一下葉修:「昨天馮主席不是把我們和霸圖、雷霆叫過去嗎?他想把我們介紹給一位社交界出了名很提拔年輕人的老闆,但那個人脾氣很特別,只約早餐會,所以讓我們今早過去,而且要正裝出席。」

        「呵……哪來的土豪啊。」葉修嘴上勾起一抹壞笑:「專門要找體面的年青小伙去陪吃早餐,圖什麼?」

        「腦補些什麼呢。」王杰希苦笑著:「你喜歡的話,以後我都儘量抽時間陪你吃。」

        「唔,說話要算話,無……」

        「…無信不立,對嗎。」王杰希續道。

 

        葉修輕笑著,從被子裡伸出一隻手搭在他胸口,順著絲質白襯衫一路滑到腰間,王杰希眯了眯眼,想抓起這隻不安份的手,卻被靈巧地躲過,葉修惡作劇得逞似的一笑,隨即手又蜿蜒往上,攀著領帶輕輕一拉,把它解了下來。

        「大眼……快點回來。」        

        拿到領帶的葉修收回手,像收到喜歡禮物的孩子一般珍重地把它拴在懷裡,滿足的笑著偏過頭沉沉地睡回去了。

        王杰希心中溢滿了不捨,吻了吻他的額,知道對方聽不到卻還是輕聲地回答。

        「好。」

 

        他沒把葉修手中的領帶要回來,轉身打開衣櫃,在架上盒子裡取出另一條寶藍色的繫上──是他送葉修的領帶。


 

        日子一天天過去,兩人一起看著B市冬天不甚乾淨的雪,一起歡度了聖誕、在春晚倒數裡跨年、緊接著忙碌的全明星週。

 

        在榮耀裡,只要葉修到此一遊的地方,紀錄都無一例外地被踏平,大家邊咬著手帕含淚去做無謂抵抗的時候,又不時會在葉修的麥裡聽到不該聽的什麼。

 

        一天晚上,葉秋跑來王杰希家,原以為又是要嘮叨家裡事,結果堂堂少爺原來是來送掛號件的,那是由榮耀職業聯盟寄到葉家,邀請擔任「榮譽顧問」的聘書和合約,收件人正是葉修。

        後來王杰希在一次訪問裡笑笑說:「葉修在榮耀裡所創下的傳說,要完……可沒那麼容易。」

 

        換上新的月曆,又一個嚴寒的季節,千家萬戶的春聯在寒流來襲的歲末飄揚。

        兩人聊起要到哪個城市、與誰一起除夕守歲、榮耀新年活動要怎麼好好熱鬧一番……他們彼此守護著、陪伴著,兩人雖然認識了許久,但真正待在一起的只有從世界挑戰賽開始的半年時間,卻彷彿生命之中就理所當然的會有對方一樣。

 

        比家人更親厚、比戀人更熱絡……

 

        往後還會有許多許多個年頭呢。

 

 

 

 

 

 

 

 

※歌詞截錄自《I’llBe There》(Vaa Sev Chan)

 

-END-

 



评论(4)
热度(24)

© me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