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淚星/真真

大家好,這邊是淚星!

主要混灣家同人界
目前全職高手摔到坑底,徹底沒救^q^

愛大眼、愛葉修、愛沐沐、愛喻隊、愛黃少、愛樂樂、愛大家

吃/寫cp有:王葉、傘修、喻黃、雙花、林方、周江、莫橙等等等等

基本是個雜吃無節,cp吃貨!

差不多這樣子吧!

聯絡地基本都是要翻牆的,歡迎有事直接私信>w<!!

個人主頁:
http://cicimestar.weebly.com/

(日常出沒)PLURK:http://www.plurk.com/mestar

(私信推獎)MAIL:cicime1234@gmail.com

【王葉】《王情作用》第十五回

●王杰希x葉修,慎入!

時間設在榮耀世界挑戰賽結束後的冬天

 


 十五‧

 

        由於人數眾多,飯店就把他們安排到最大的包廂裡,直接開兩桌。王杰希原本應該坐陣微草,可隊員們知道他跟葉修的關係,使勁地把他往葉修身邊推。待人都落座了,環視一看:葉修、王杰希、韓文清、魏琛,興欣三妹子、方銳、林敬言,以及喻文州、黃少天、盧瀚文。另一桌是:微草的許斌、袁柏青、劉小別、高英杰、柳非;另外是肖時欽、周澤楷、江波濤、孫翔、孫哲平、張佳樂。

       「這怎麼看怎麼眼熟啊,不就全明星週嘛?!」陳果看著這些人想起剛才還在看全明星的投票名單。什麼霸圖、藍雨、輪迴、微草、興欣、雷霆四面八方來了,湊在一起吃飯…有過嗎?也許在全明星週之後或者公眾場合出席過,但那些時候幾乎都有著各自戰隊的情緒,還連帶公關活絡,像現在私下約起來真的前所未有。換著是以前,陳果做夢也不敢想自己會坐在這些大神中間。

       大家說著笑著,話題又繞到七月的榮耀世界挑戰賽裡,惋惜著跟冠軍錯身而過。

       「都因為張佳樂。」葉修說:「亞軍相濃得都化不開了…下次絕對不帶你。」

       「……靠你大爺啊!鬼扯!這破事兒到底要講幾遍!」張佳樂抓狂。

       「直到你拿到冠軍啊。」葉修笑。

       「你這貨滾邊去,冠軍就是我、的、了!!」

       「唷,聽到沒?小周沐橙老王、文州少天肖時欽,張佳樂說不把你們放眼內呢。」

       「靠!!!」好端端一句話硬被掰成了群嘲,張佳樂殺人的心都有了。

     

       吵嚷間,桌上早擺上了各式酒菜,紅酒白酒汽泡酒都備齊,顧及到某些人的酒量問題,也叫上了一些果汁之類的。說到這,放眼社會,職業選手們的酒量可謂是丟人現眼,個比個的爛,幾杯下肚基本就東歪西倒了,可幸的是在座的大家都是同一模樣,比不上最好唄,也不要是最糟的!於是除了微草、藍雨的孩子外,眾人也不忌諱地添上些酒,雖然陳果等人有著非常不好的預感,不過畢竟馬上就是聖誕,開開心心的日子,總不是還守著讓人滴酒不沾吧?

       美女在場,眾人也紛紛開始舉杯敬酒,陳果原本就是可以小酌之人,本身人豪爽又是一戰隊老闆,也就舉著杯豪氣地到處回敬。

       「別勉強啊。」葉修說著,換來陳果一記白眼。

       席間周澤楷悶著聲,推讓中也喝了些許,但大多是被江波濤耍太極般耍走。林敬言、肖時欽這些有資歷的則很有分寸地邊喝酒邊夾菜,千萬不能空腹直接喝酒,這是一個罩門。

       而韓文清早明言絕不沾酒,也沒人那麼不識趣還往那邊推;喻文州則攔著黃少天不讓他光顧著說話,不經意多喝了,兩人等下還要夜航回去呢。

       王杰希因職務需求,又混跡B市相當習慣應酬,酒量還算不錯,再來跟韓文清講好,等下請他幫忙開車,也就放心喝起來了,三杯五杯下肚依然面不改色,穩穩當當地夾著菜塞進葉修的碗裡。

       這些人之中,興致最高的要數張佳樂、方銳、魏琛和包子,前兩個還是坐在桌上,話題越鬧越廣,榮耀史上每屆八卦、什至是那些嚼爛了的老事兒都被掀出來再三回味。可這些都不是魏琛和包子感興趣的,一個在這些事情發生時已經不在圈中,另一個壓根沒趕上呢,於是兩人早起身在兩桌間穿梳,大包大攬的,抓著一個人就是一聲「乾!」,一副鐵桿兄弟的架勢,葉修也在一老一嫩的地圖砲中被掃了個颱風尾。

       「來來來……魏前輩,我來跟你喝。」王杰希先舉起杯,橫身擋在包子和魏琛中間。

       「唷?有人要來曲線救國!來,一起集火王杰希!」

       「老大呢……?」包子忽然問。

       「對,老葉呢?老葉跑哪了?」

       「沒關係,我去找找他,你們慢來。」說著王杰希就離席了。

       等到大家意識到這貓膩的時候,包廂的門早已關上了:「靠!!中計,他倆落跑了!」

 

       王杰希跟著葉修走出來:「還行嗎?」

       「好得很呢。」葉修笑了笑,臉色有點緋紅,靠在吸煙區的走廊,開始吞雲吐霧起來:「不過正好可以透透氣,裡面太悶了,頭有點疼。」

       葉修是那種醉酒之後特別辛苦的體質,一向是不喝的,但他今天被推讓之下還是毫不介意地喝了幾口,王杰希就知道他心情特別好。

 

       兩人回到包廂後,卻發現氣氛整個變了調,很是凝重。魏琛繞到喻文州身後,大手搭在喻隊肩膀的時候,有些後知後覺的人,看到大家的反應,也都遲疑地看向那邊。

       「說話啊!怎麼就不吭聲了!」魏琛啞著聲叫了一下,由於席間其他人都沉默著,他粗獷的聲音特別響亮。

       男人醉酒通常都分三階段,開始醉的時候看誰都兄弟,不是攬就是抱,不把你近身連技磨到死不罷休,醉得更厲害的話,看誰都是孫子,打架挑釁,群嘲地圖砲,MT技能無一不通,喝到紅血的時候就看誰都親爹,說吻就吻、說親就親,你給他一條腿他就可以伏在地上抱著磨蹭呢,顯然魏琛還不至於這樣,但到底是第一階還是第二階段呢?加上他藍雨前隊長輸給還在新手營的喻文州的鬱結事,有心人都知道。

       「我說你這臭小子……」他又指著喻文州喊了句:「你行!你真行!要當藍雨當家是不?好!給老夫乾了它!賞你個當家!」

       說著,抄起手上那瓶啤酒,仰起頭咕嚕咕嚕一飲而盡,用手背狠擦掉然後重重地嗑在桌上。其實那也是場面上好看而已,大家都看到魏琛手中酒瓶裡的酒原本只有一半不到……沒下限這點大家都深有體會。

       這時黃少天橫出身子來分開兩人:「我說魏老大,藍雨的大當家當然是你啦!這還用問的嗎?來,要喝酒的話,我跟你喝就是了!」

       「不要緊的,少天。」喻文州拍了拍黃少天,示意他讓了讓:「前輩,這是我應該的,來,乾了它。」

       話畢,他也拿起了一瓶新開的啤酒,叩了一下魏琛手上的空瓶子作敬酒狀,然後舉起來喝,他的速度比魏琛慢許多,但最後居然把整瓶酒一點不剩的吞下了。

       「好!喻隊豪氣干雲!」

       「好酒量!」

       「好樣的喻文州!服了!」桌上一下炸開來了,大家爭相喊好,底下微草新人們也顧不上什麼戰隊積怨,紛紛表示佩服不已。

       「隊長你還好嗎?臉色都發青了!天啊怎麼就一口氣喝完呢?」黃少天擔憂地上前攙扶他:「要吐嗎?吐出來吧?來來來,我陪你到廁所洗把臉吧!」

       三下五除二就揪住腳步稍有不穩的喻文州離席了。而另一邊,魏琛卻還是恍恍惚惚,像是事不關己似的頹然坐下。

       林敬言擠到他身邊,寬慰道:「魏前輩,現在可是新一代的天下了。」

       「靠!」突然,魏琛驚醒似的一拍大腿,看了看四周,大聲地宣佈:「藍雨,可不得了了!將來要火了!」

       想必這老前輩,在半醉半醒的時候,思維還停留在藍雨剛起步的艱難時期,眾人都有些沉重,默然起來。

       唯獨盧瀚文朝氣勃勃地說道:「魏老大,藍雨早就火了!」

 

       年輕一輩沒經過聯盟起步期,搞不太懂情況,但老一輩的搞不懂這前後因果的估計就只有一條筋到底、把對手砍死就是真理的孫哲平了。看到兩人如此豪邁的乾了一把,自己也覺得熱血沸騰起來,剛抄起一瓶白酒,四下張望,突然雙眼放光,越過幾個人拎起還未開瓶的紅酒,拉到眼前一口就咬掉了木槺酒塞,然後把一紅一白兩支從空的杯子裡倒,倒滿一半後又不滿意的再找來了啤酒、雪碧、可樂等胡亂往杯裡添加,杯子裡的顏色從一開始的亮橘紅色變得越來越混濁,最後乾脆化成一坨詭異的黑紅。

       「幹嘛啊你?!」彷彿有所預感,張佳樂大聲地嚷嚷。

       「對對,張佳樂,就你,來,跟我乾了它!喂葉修,火機!」說著就把葉修還沒來得及收進口袋的火機一把奪去,往那杯灰黑色的玩意上「嚓」地點燃了一把,火在酒精上,然後迅速掐滅,杯子上赫然留下一層白煙。

       「操,孫哲平你是故意的嗎?這玩意能喝嗎!」

       「你不敢嗎?」

       「敢我也不要喝!」張佳樂抓狂。

       「在一片喝倒彩聲裡面跑去霸圖的勇氣都有了,乾了這杯算得上什麼?」

       「屁屁屁,我才不像你狂劍士的血賣得不用錢似的!」。

       「啊,繁花血景!」盧瀚文和高英杰在網遊中曾經親眼見識到那經典的一幕,印象相當深刻。

       「我靠喻文州黃少天你們誰可以把這小鬼抓回去啊……」張佳樂淚流滿面,偏偏呼喚的兩人都還在遙遠的廁所。

       葉修推波助瀾:「呵呵,好名字!這杯玩意就叫『繁花血景』吧!來,張佳樂這杯肯定是你的了,速度來!」

       什至有人「交杯」、「交杯」的叫著,都顯得興致勃勃,典型的看熱鬧不嫌事大。

       孫哲平看著張佳樂:「老實說,第九賽季決賽時看到你們霸圖落敗,我還以為你又會哭著退役呢,那天那場記者招待會,你知道你們幾個老頭嚴肅得像什麼鬼一樣,靠,我還以為是誰掛了在弔喪!」

       「呸呸,你硬要說些不吉利的話嗎?!再說,我才沒有哭著退役過好嗎?!我、跟我們隊長,一定會贏的!」

       「喔?」孫哲平橫了一眼,再次把手上那杯詭異的紅色液體遞上。

       靠!這貨根本沒完沒了啊!張佳樂覺得眼淚都乾了,尤其自己已經那樣放話了,不喝顏面掛得住嗎?連霸圖的名號都抖出來了,後退是什麼?不知道!

       就在大家叫板下,張佳樂咬了咬牙,頭一仰,手一揚,就把那杯冒著煙的暗紅色液體吞進去了,與此同時,孫哲平也一先一後把瓶裡的紅酒、白酒喝到見底,把兩支瓶子倒轉在大家跟前揚了揚,以證明那已經完全空了。

       「雙花萬歲!!!!」眾人起哄著。

       「繁花血景,永遠只是屬於你們的。」王杰希說。

       「其他人就算怎樣模仿,都只是效顰學步,永遠都得不到精髓。」林敬言也感嘆道。

       「可以模仿,無法複製。」韓文清一槌定音。

       孫哲平豪邁一笑,頂著滿頭大汗,單手拎著兩支空酒瓶:「喂,再給我來幾瓶,快!!」

       唯獨陳果、唐柔、蘇沐橙知道,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曾經酒量跟著葉修手牽手吊車尾的孫哲平,雖然看似稍有進步,但都只是雷聲大雨點小,一下啷噹,眾人急忙上前攙扶。

        火的苗頭遠不止這邊,一桌上喝醉鬧開的有魏琛、包子,二桌裡除了孫哲平還有方銳!

       「方銳大大你又是湊什麼熱鬧呢,喝掛了有得你辛苦。」林敬言拍著以前老搭擋的背讓他緩一緩酒勁。

       「等著,有你的,跑不了呢!」說著方銳竟然變魔術似的又摸出一杯索性從色系裡完全叫不出名字的混酒,擱到林敬言手上催促著,他沒辦法,只好苦笑著喝下兩口,但酒還沒流到胃裡就已經嗆得咳嗽不止。

       「咳、咳咳!這……」林敬言的聲音都沙啞起來了:「這裡面混的都是什麼?!」

       方銳被吼得有點懵了:「呃……好像有紹興、九江、醬油還有七味粉什麼的吧……啊,還有芝麻醬和辣椒油……」

       「……前面幾種也就算了……後面明顯出現了不是飲料的東西啊。」林敬言覺得心好累,捂著肚子飛一般的迎向著廁所。

       「不成樣子。」看到新人、老人們鬧成一團,搖頭嘆息深覺烏煙瘴氣不堪入目的自然有人──韓文清。

       酒精會破壞神經系統,對微操有影響,選手自然是要規範控制,但是偶爾喝喝,其實絕對在允許範圍之內,更多是看選手個人的選擇和自律,有的像王杰希般張弛有道、從容處之,更多的是視酒精為毒蛇猛虎,避之不及,而怎樣看都屬於後者的喻文州的舉動無疑是壯士去兮,才會引起大家陣陣掌聲。

       「聖誕前夕,大家放鬆一下也是好的,之後又是連場的比賽。」王杰希跟韓文清碰了下杯,後者手上的當然是清水了:「不過,今天怎麼回事了,榮耀的清算嗎?」

       在酒精催化下大家看似都不要命的往死裡嗑,那架勢竟不輸聯盟總決賽對峙,完全是殺紅了眼,而且都是個頂個的大神,醉得一塌糊塗,放到粉絲堆中恐怕要看笑話了。

       耳尖聽到這句話的孫翔一個激靈,不知何時已經半醉的他急不及待地跳出來:「葉秋,給我死出來!我要跟你算帳!!」

       正值半大不小、最熱血最敢拚的年紀的孫翔,即使在比賽上如何不把其他選手放在眼內,但現在局上純爺們的架勢,對沒多少社會經驗的他來說實在太震撼了!原以為經過多番起伏,這位莽撞的年輕大神會漸漸邁向成熟,怎料酒精一下又把他的心智年齡打回原狀,連帶著對葉修的稱呼都回到從前了。

       「葉秋我跟你說,我。」頓了頓,孫翔伸手指著自己:「才不會玩超級瑪莉呢!聽到了沒?」

       「唉……」葉修遺憾:「那太可惜了,連一個遊戲都沒得玩了……」

       於是場面又開始亂哄哄──孫翔為了顯擺自己雙手穩定性,以及強調自己沒醉,拿起手邊二十多隻玻璃杯,玩起疊疊樂,底座八隻,往上六隻,再往上四隻、兩隻、一隻的疊起來。       

       「葉秋,跟我PK!敢不敢來啊?!看我掛了你,秒殺!」說著還橫起姆指在自己脖子一劃。

       「我來跟你喝,要說到戰鬥法師,怎能不算我一份?」唐柔說道。作為葉修一手教導出來的戰鬥法師,她跟孫翔也是交手無數的。

       「妳!」像是揪不出唐柔話中邏輯問題:「我、我不跟女的喝,葉秋過來!」

       「喔?還是你怕喝輸?」

       「誰怕誰?!」

       「的確啊……如果連個女孩子都喝不贏的話傳出來也太難聽了。」唐柔一臉為孫翔著想地分析,旁邊的陳果連聲沒錯沒錯,要我一起來也可以!

       「這樣吧,我也來喝,還有隊長!」江波濤湊上前:「興欣三個、輪迴三個,很公平吧!」

       「擂台賽嗎?好,也好!看我一人挑翻你們!」孫翔說的這句話讓陳果又回憶起那時候唐柔放言五輪裡一挑三的事情,實在讓她又是擔心又是鬱悶可久了!就難為她的實力上不了選手台啊,這下可好,正準備掀衣袖的時候卻被唐柔冷靜地拉回來:「果果妳看那。」

       孫翔那酒倒得極不講究,只有最上層和最外圍的幾杯是倒得最滿的,越靠近中間的杯子所添上的酒就越少,發現這一點的還有輪迴正副隊長。孫翔一舉手就把最頂一層,也是最滿的那杯乾掉,眾人彼此交換了眼色,紛紛挑著最少的來喝。

       結果眾人皆醒我獨醉的情況下,大部分的啤酒都果斷落到孫翔的肚子裡,正難受得兩眼發直,靠著椅背發呆呢。

       「嗯,孫翔在你們輪迴很有精神嘛,活脫脫的,不錯不錯。」葉修略作點評,卻是像在說著一隻寵物犬似的,還好孫翔仍然直面天花板數著那水晶吊燈一共有幾盞……

 

TBC.

========================

應該是倒數第2回,今天或者明天會在LOFTER結局吧!

繼續是大神們的場合WWW一整篇都是喝酒

 請相信我真心愛孫翔2333333

生日快樂!


评论
热度(23)

© me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