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淚星/真真

大家好,這邊是淚星!

主要混灣家同人界
目前全職高手摔到坑底,徹底沒救^q^

愛大眼、愛葉修、愛沐沐、愛喻隊、愛黃少、愛樂樂、愛大家

吃/寫cp有:王葉、傘修、喻黃、雙花、林方、周江、莫橙等等等等

基本是個雜吃無節,cp吃貨!

差不多這樣子吧!

聯絡地基本都是要翻牆的,歡迎有事直接私信>w<!!

個人主頁:
http://cicimestar.weebly.com/

(日常出沒)PLURK:http://www.plurk.com/mestar

(私信推獎)MAIL:cicime1234@gmail.com

【王葉】《 王情作用》第七回

●王杰希x葉修,慎入!

時間設在榮耀世界挑戰賽結束後的秋天


七‧

        當天晚上,葉修從浴室裡蹭蹬著拖鞋慢悠悠地出來的時候,王杰希正倚坐在沙發看電視上播映的電影《海上鋼琴師》中鬥琴的一幕,沒有理會把片名錯看成「上海鋼琴師」,還問著怎麼都是黑人的葉修。

        確實畫面正特寫著的是一位穿著札眼白西裝的黑人鋼琴師,雙手正極其流麗地敲擊著琴鍵,奏出高亢的樂聲。

        「手速不錯,500有。」王杰希說。

        「我看550左右。」兩人的交流與音樂毫無關係。

        黑人樂師一曲奏完,在全場歡呼鼓掌,大叫「完美!」後才帶著傲然的姿態離開鋼琴,而後在一片訕笑聲中,換上另一位修長、同樣穿著白西裝的白人男人,他要來一根煙,放在鋼琴旁邊,然後回頭對剛才表演的黑人樂師說著「你自討苦吃,豬頭。」

        話畢,坐定後就飛快地起手,一上場從第一個音符開始就不間斷地一撥接一撥,而且越來越快、越來越猛,畫面一轉,那人彈鋼琴的雙手嚇然像是開了劍客的影分身術一樣,四手聯彈,手指飛一般地躍動著,這當然是電影後期處理,但急促狂暴的音符正天花亂墜,數千、數萬顆大珠小珠落玉盤般衝激著耳膜。男人臉上早掛上一頭大汗,還是咬著牙瘋狂地提速,看得螢幕外的兩人都不由自主倒抽一口氣。

        「你快,還是他快?」王杰希的眼睛沒離開螢幕:「這總該破千了吧?」

        為了提高手速葉修有生硬地練習過鋼琴,但顯然完全不是那回事,他的琴快是快,但只是一串串沒有意義的音節。

        前後兩場高下立見的演奏過後,全場被震撼得鴉雀無聲,男主角拿起香菸放在琴箱裡的琴弦上,菸頓時被點然了,氤氳地冒出白煙,證明剛才的琴弦震動激烈得都摩擦生熱了。

        他拿著點燃了的箊,來到黑人琴師跟前:「你抽嗎?我不懂抽。」然後就這樣硬塞到他的口中,全場這才驚醒過來,報以最熱烈的掌聲,最後男主角被簇擁著回過頭的一瞬……

        這張嘲諷臉根本是一模一樣複製貼上的吧?!王杰希橫眼看了一下葉修,葉修也看著他,站起身來,笑了笑就拿起手邊的靠墊往他身上扔。

        「葉修!」

        「我要一報早上的香煙之仇!」

        「你是娃兒嗎?」王杰希躲開了攻擊,伸出手去使勁把身旁的人腰扣住,拉來坐在自己大腿上,沒想到突然來這招的葉修腳下一個蹌踀,就這麼倒在王杰希身上,感覺到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聲。

        只穿了條四角褲,裹著身體的浴袍也在拉扯中弄亂了的葉修,感覺要多尷尬有多尷尬,暗罵了一聲正想推開王杰希站起來,卻被對方雙手執拗地壓著動也動不了。

        「大眼你耍……」

        下一秒葉修的話就被堵回去了,被王杰希的嘴唇。

        彷彿延續著下午那綿長的吻,王杰希輕車熟路地撬開他的牙關,入侵他口中,沿著牙齦和舌根用力舔舐著,比起白天在商場的吻要來得深入熱情、也粗暴許多,唇舌糾纏間,津液堪堪地溢出唇邊。

        葉修的嘴唇和身體都被吻得發軟,連呼吸也急促起來,睜開了早已濕潤的眼睛,起伏的喉嚨深處壓著低吟。

        好不容易掙脫開了,擦了擦口角,換了一口氣才說得上話:「……你還來真的啊……」

        「我一直都是認真的。」王杰希兩隻眼睛微眯著,直勾勾地看向他,葉修難得有被人看得渾身不對勁的時候。

        「呼……好吧,咱們就直說了……今天這兒是什麼回事?你是鄉下有個醜不拉磯的姑娘等著你去結婚,嚇得不敢回去就來是逗著哥玩的話,還是到此為止吧。」

        「……葉修,不要再跟蘇沐橙看那些偶像劇了,求你了…。」王杰希覺得額角在抽痛,完全不知道對方哪來的這些腦補:「看孔子,看孔子挺好的。」

        「不是這樣嗎?」

        「絕對、完全、撤底不是。」不知道葉修那是垃圾話還真是這麼認為,總之王杰希全力地否認。

        其實這刻在葉修腦海中浮現的倒不是《非凡男友》,而是什麼《盛夏光年》、《安非他命》和《斷背山》……

        這回可好,看著王杰希那帶著憂心和寵溺的表情,記憶中電影的台詞竟輪番上演。

 

        -給你氣死。

        -笑就OK啦,出來給我看看你的笑臉。其實,由我第一次見到你哭,我已經決定一直留在你身邊,不讓任何人傷害你。

 

        果然不該看的!是有沒有那麼配合,葉修覺得恨錯難返啊!

        他習慣性想摸根煙來叼著可是現在這被環抱著的姿勢,根本不好意思動,只好嘆了口氣,問道。

        「……可杰希大大,我怎麼記得你以前是喜歡妹子的?」      

        王杰希不置可否,他都忘了是在哪次訪問爆過這樣的料了。

        「是怎樣貌美動人的姑娘……可以打動我們王隊?」葉修調侃說。

        「你是狗仔隊嗎?」

        話是這麼說,可王杰希他自己的感情經歷,從沒想過要刻意隱暪,只是不知道從何提起,如果葉修希望聽的話,他倒很願意說。

        調整了個適服的位置,重新抱緊了葉修。

        「她長得怎麼樣……老實說我已經沒印象了。」

        葉修挑了下眉,又像在笑又像在鄙視,王杰希沒理他緩緩往下解釋。

        「那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我還是學生,特別的不知所措,在跟她與大家一起吃飯的時候,我什至連正眼都不敢看向她,只覺得她的聲音好聽、很想要跟她在一起,剛好她也有那麼一點意思,我們就成了。」

        「那後來怎麼吹了?怕了你的大小眼了吧。」

        王杰希沒理他的荏。

        「合不來吧…她說我的心思從來不在她身上。」說著,似是尋思著什麼,眼光變得飄浮不定。

        「『心若不甘,情就不願』。」半晌他再開口:「她是這麼說的,好像是當時一位她喜歡的小說家所寫的話,你知道女孩子那個時候都喜歡看小說,寫寫段子的。」

        「不過…」王杰希閉上眼,接著說:「自從進了聯盟之後,我就再也沒愛上過你以外的人。」

        被突如其來的曲線告白,葉修還真有點招架不住。

 

        心若不甘,情就不願……

        難不成,這些年來,王杰希從來不曾向自己表露過什麼,就是因為這句話?為了等待葉修「心甘情願」,一直就過了那麼多年?

 

「在想什麼呢?」王杰希淡淡地總括一句:「都過去了。」

 

        葉修竟覺得心裡有些酸澀,抬手給予他一個大大的回抱,感受著此刻彼此溫暖的身體。想到兩人相識這麼多年,王杰希作為對手、作為同行,他一直都給他最舒適的溫度,不溫不熱地相處下來,像極那和煦的陽光。

        

        「…王大眼,哥呢,大半輩子都在玩榮耀,戀愛啊感情啊特別沾不上邊,我可能…沒有辦法成為你想像中的……」

        「我不也是這樣子嗎?不懂得的,那麼重新再學習不就好了嗎?我們一起學。」

        此時的王杰希,竟跟葉修記憶中那個人的身影重疊在一起。

 

        『大不了重頭再來罷了。』也是透著同樣的堅定和淡然。

 

        是要不要那麼像啊。

 

        葉修抬起埋在王杰希肩膀的臉,透過他身後的玻璃窗看著街景,一片霧霾淹沒了城市的底部,像身處五裡雲霧中,似是半夢半醒、虛幻的美麗。

        呵,住在…這個地方,真的會…迷失…掉自己啊。

 

        王大眼,你還真是個魔術師。

 

TBC.

===================

今天頭疼了半天,只好一直睡一直睡,等下還要出去……唉,還好極限趕上這回,差點就要破功了!

 

是的,裡面有偷渡傘修,

不喜的人自己請跟自己說一切都是幻覺嚇不倒你的!

其實伏線從第四章裡已經有了,有沒有姑娘那時候就看出眉目來?


评论
热度(34)

© me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