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淚星/真真

大家好,這邊是淚星!

主要混灣家同人界
目前全職高手摔到坑底,徹底沒救^q^

愛大眼、愛葉修、愛沐沐、愛喻隊、愛黃少、愛樂樂、愛大家

吃/寫cp有:王葉、傘修、喻黃、雙花、林方、周江、莫橙等等等等

基本是個雜吃無節,cp吃貨!

差不多這樣子吧!

聯絡地基本都是要翻牆的,歡迎有事直接私信>w<!!

個人主頁:
http://cicimestar.weebly.com/

(日常出沒)PLURK:http://www.plurk.com/mestar

(私信推獎)MAIL:cicime1234@gmail.com

【王葉】《王情作用》第四回

●王杰希x葉修,慎入!

時間設在榮耀世界挑戰賽結束後的秋天

●畫風與前三篇不同

 

四‧

        今天是星期六,聯盟比賽的日子,王杰希昨天晚上已經動身飛到H市做賽前準備了,這是葉修住下這一個月裡,他領著微草第二次客場出戰,而對手正是新生的嘉世戰隊。

        兩個城市相距很遠,估計王杰希至少到明天中午才回得來。

 

        這個主人不在的房子,顯得有點整潔過頭了,靜得令人發慌,對於習慣了在網吧那種環境生活的葉修實在渾身不對勁。

 

        「去…買包煙吧?」空蕩蕩的房子裡沒有回應。

        雖然王杰希從來沒有限制過葉修,但他知道王杰希不喜歡煙味。他在家的時候,葉修總是會跑到陽台吞雲吐霧去,不過這兩天,也就沒關係了。

        於是房子裡開始被煙所充斥,窗內的香菸、窗外的霧霾,一裡一外儼然構成了一個煙幕的世界,他隱藏在這之中,極流暢地操作著,鍵盤、滑鼠敲得嗒嗒作響。

 

        「該幹什麼好呢……」葉修懶懶地瞄著從藍河那邊騙到手的這星期的野圖記錄。

        「哪個BOSS沒搶過啊……」好像都搶過了。

        就連聯盟Q群裡也是一片冷清,整齊劃一的灰白色頭像長長一行,大家都在進行著賽前特訓吧。

        

        然而都市人要打發時間,畢竟是非常容易,葉修在榮耀下線後,就點開個網路隨便搜搜,從一個連結連到另外一個連結,半天的時間就在指間消失不見了,夜幕低垂,馬上就到了聯盟比賽的時候。

        葉修吃了些東西、洗了澡舒服地靠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正轉播霸圖對戰興欣,也搬來一台筆記本,同步看其他戰隊的比賽。

 

        這時QQ提示音卻響了起來,葉修瞄了一眼,竟是一個令他大感意外的名字──陶軒。

 

        『葉修,我有看你們的世界賽,打得真好。』

       陶軒慣用以寒暄的開場白,看不出情緒和來意。

        『謝謝。』葉修發了個微笑表情。兩人自嘉世賣盤時在興欣網吧見過面後,就再也沒有聯絡過,轉眼已經一年了。

        前嘉世倒了,現在的嘉世老闆名字是夏仲天;葉修也退役了,真正地退下前線。他們誰也不需要提防誰了,提到榮耀和比賽,都只是他們僅有的共通語言而已。

        『最近好嗎?聽說你現在回老家了?』

        『是啊,湊合著還過得不錯。』葉修沒特意去糾正。

        『你還會打榮耀吧?』

        『當然。』葉修說:『聯盟這兒還缺少了一個世界賽的冠軍獎杯呢。』

        『哈哈,你們一定可以的!』陶軒已經徹底成了個局外人。

        葉修新點了支煙,叼在嘴裡:『那你呢?』

        『不錯,商業……畢竟還是我的老本行啊,會好的,總是會好。』

 

        陶軒跟他說,他花了半年時間在新加坡搭通關係網,他想要進軍IT產業,還需要跟矽谷那邊取得相當資源,不過他那邊有人,資金也夠,肯定成事,勾勒了一片美好的前景藍圖。然而旁觀的葉修很快發現了陶軒的那些話,其實不是向葉修說,更像是對著自己說。

 

        陶軒洋洋灑灑一席話結束,葉修才敲下幾個字問道:『喝了不少啊?』

        沉默半晌,那邊才回道:『哈哈,喝了一點,都瞞不過你呢。』

        『老陶,你以為我們都認識幾年了?』

        『是啊,幾年來著?我們都不再年輕了……不,你還年輕,我老了,確實老了。別提那些了,來,我發些照片給你看!我到那邊的環境啊真的很不錯,以後你過來玩,我帶你去逛!』

        陶軒的話越扯越遠,而且沒什麼邏輯,上一句是天氣下一句可以接股市,葉修也不去打岔,順著他的話一路談下去,最後,彼此還約定說有空一定會來碰個面,敍敍舊。

        兩人間這種完全沒有從屬關係、沒有負擔、沒有試探的對話已經許久不曾有過了,就像是回到十年前,哥兒們勾肩搭膊,說著不著邊際的混話。

        但葉修知道,明早陶軒酒醒以後,他看著這些文字的感覺都會截然不同。

 

        他隱隱有一種預感,這次將會是他跟陶軒最後一次聯絡。

 


        「呼──」

        關了QQ,葉修的世界再次安靜下來,疲憊感一口氣爬到他身上。

        聯盟的比賽大多還在打,可是葉修已經有點沒法集中精神,他想要吹吹風,便跑到陽台去,手端著火機不斷地點燃又熄滅,煙抽得是更狠了,彈了彈,煙灰的火星子灑在夜空中,是微弱的一縷星塵。

 

        葉修心中難以平靜,從高處俯瞰著B市那瞬息萬變的繁華光景,突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他想起前幾天去坐了地鐵,繞來繞去,除了站名還有些眼熟,與及那把人擠得不成人形的擁擠還跟記憶裡一樣之外,錯綜複雜的路線是已經徹底變了樣,像蜘蛛織網一樣擴散、延伸,卻已經跟他曾經的記憶脫節了。

        他們這一代人,都是注定飄泊的。離家出走跑到H市的葉修接觸過許許多多同樣離鄉討生活的人,大多是活不好、也死不了,在那高得根本脫離常識,卻還是連年增漲的物價裡掙扎生活著,從一座城市走到另一座城市,忙碌一整年,然後在春運裡站上數十小時回自己所在的故鄉,卻發現早已滄海桑田。

        大概B市人是不配有鄉愁的,鄉都不在了,何來的愁?

        不過即便一無所有,有個人卻還是可以被無聊的小事逗樂,那麼的淡然,那麼的豁達。

        葉修想起了蘇沐秋,那個在人世間匆匆一瞥,還來不及擁抱這世界的繁華就離開了的少年。

 

        17歲的自己、蘇沐秋、陶軒三個人,忽然變得很遙遠,伸手再也夠不著了。

 

        思緒像夜色裡裊裊的白煙,飄得越來越遠,越來越稀薄。

        葉修沒有叼著煙的手不知不覺掐出了紅印子,修剪整齊的指甲居然都札到肉裡了,但他卻絲毫不覺得痛。

 

        「榮耀!!」

        身後強烈閃動的光顯示著畫面被頻頻切換,潘林、李藝博兩人正口沫橫飛地點評賽果──

        微草不負眾望打敗了嘉世,藍雨、霸圖同是6比4險勝三零一、興欣,輪迴輕鬆完勝神奇、虛空小輸給呼嘯、穩步成長的雷霆打敗實力停滯的義斬、新生百花逆襲反勝仍難以整合的煙雨。

 

        今晚屬於各自的榮耀又誕生了。

 

TBC.

==========================

跟上一篇連著寫根本精分

 

好啦,我,不喝酒啦((大哭

 

评论(3)
热度(32)
  1. Trafalgar_季九言mestar 转载了此文字

© me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