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淚星/真真

大家好,這邊是淚星!

主要混灣家同人界
目前全職高手摔到坑底,徹底沒救^q^

愛大眼、愛葉修、愛沐沐、愛喻隊、愛黃少、愛樂樂、愛大家

吃/寫cp有:王葉、傘修、喻黃、雙花、林方、周江、莫橙等等等等

基本是個雜吃無節,cp吃貨!

差不多這樣子吧!

聯絡地基本都是要翻牆的,歡迎有事直接私信>w<!!

個人主頁:
http://cicimestar.weebly.com/

(日常出沒)PLURK:http://www.plurk.com/mestar

(私信推獎)MAIL:cicime1234@gmail.com

【王葉】《王情作用》第一回

●王杰希x葉修,慎入!

時間設在榮耀世界挑戰賽結束後的秋天,奪亞設定。

●希望至少一週一更吧哈哈 



一.

        「就隨意走走唄。」

        榮耀世界挑戰結束後,眾人回到聯盟總部所在的B市,問及葉修之後要去哪裡?該不會又連招呼都不打一個就溜掉吧?葉修這樣回答著。

        「那家裡呢?」陳果比較熟悉葉修家庭背景:「不用回去了?」

        「別提了,之前急著要抓我回去,沒幾天就又把我轟出來說要為國爭光……這回沒撈到個冠軍,還要我加緊練習呢。」

        「哈哈,那葉秋真的要悲劇了。」陳果不禁想起之前新年,葉秋摸上門說早晚要把哥哥葉修抓回家,自己再離家出走。

        「是啊,看來又要多等一年了。」蘇沐橙也笑。

        不明白其中曲折的大多數人,只是在臨走前簡單地祝福著葉修,不過當然也不乏擠兌和各種垃圾話。

        像方銳:「裝什麼?是因為老爺子看原本好端端一個兒子,長大後居然一副賊眉鼠相,終於忍受不了把你掃地出門而已吧?哈,看我多瞭解你!」

        像黃少天:「回頭再來戰個痛啊!之前被你陰到那幾次不算數,這回正大光明的比一比,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是登峰造極的劍法,誰輸了誰就是驢蛋!不過可不許你又亂打技能,你知道你那把武器多噁心嗎?幾十種形態,光20級以下的技能就已經……」

        「走吧少天。」喻文州輕車熟路地把黃少天的話題掐斷後,也不忘跟葉修道別:「好好休息,在榮耀等你。」

        「……如果是搶野圖BOSS的話就免了……」後面有人接著弱弱的一聲,眾人都深以為然,不由自主地點著頭。上年夏天,又有哪個聯業選手在網遊裡少吃葉修的虧?

        當天最後一次針對世界挑戰賽的會議,就在這樣一片熱鬧的氣氛中各自散去了,回到各自的訓練場,隨著八月步入尾聲,新的賽季緊接到來。

        不過當中也有人從頭到尾都沒跟葉修說過什麼話的,不是交情不夠,而是反過來,因為有交情才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王杰希。

 

        他修長的手指僵在鍵盤上許久,螢幕畫面顯示著一個對話框與及旁邊歪歪扭扭的『笑』字。

        幾經刪減才湊拼著敲出一句話傳送出去:『葉修,如果還沒決定去哪裡的話,就來我這兒吧。』還附帶一個地址。

        這訊息送出去後像是石沉大海,一直沒有回音,而這一等就整整三天過去了。葉修回去h市之後又鬧失蹤了嗎?可是之前幾次好歹還是會回一下QQ訊息啊。

 

        他有點焦躁,終於在第五天決定點開興欣老闆陳果的微信號。

 

        『陳老闆,我是王杰希,不好意思這麼晚來打擾,葉修他現在在興欣嗎?最近都聯絡不太上他,我有點擔心。』

        等了好一陣子,那邊才回覆:『晚上好王隊,葉修的話……他病倒了,現在還在住院。』

        『怎麼了嗎?』

        『似乎是肺炎,可能之前出國的時候太操勞了,現在高燒不退,打著點滴。』對方似乎也在忙碌,回應間隔時間頗長,而且字句簡潔,不帶表符,直奔重點,這下王杰希再也按耐不住,也顧不了禮貌,抬手就撥出語音通話。

        等候的鈴聲反覆而單調地響著,通話斷了又連,好幾次才終於接通。

        「陳老闆打擾了,葉修他現在情況怎樣了?」

        「咳……我說大眼…。」

        「葉修?是你嗎?」

        「來來,淡定一點…是我啊。」對方聲音有點單薄,似乎距話筒有些距離。

        「還好嗎?」

        「不好,咳咳、這都住院啦,還哪能好啊?」葉修的聲音雖然沙啞了些,但那似笑非笑、慵懶的聲調卻依然如一,頓時令王杰希安心了不少。

        「什麼情況?」

        「咳咳…每天睡著醒著都咳個不停,我都懷疑我的心肝脾肺…咳……都咳得……咳,都要咳出來了……」

        「誰讓你都在打點滴,還喊著要吃煎餃,該!」後面傳來幾把聲音,雜亂地吵嚷了好一會。

        「大眼你坑坑、你坑坑,這群黑心的…咳咳咳!」

        「好了,咳成那樣就別說話了。」王杰希嘆了口氣:「聽話,吃得清淡些,之後等你痊癒了來B市,再帶你去吃好吃的,現在先忍著點。」

        「…嗯,呵呵。」

        葉修不知道是在咳還是笑了一聲,電話就換人了:「王隊了不起啊,三兩下就讓葉修那傢伙老實下來了。」

        「陳老闆,我看葉修的肺炎很嚴重的樣子,要不要轉到大一點的醫院看看?」

        「應該不用吧!你別看他那樣子,其實還蠻精神,只是還在咳嗽,有點發燒,在醫院裡靜養幾天應該沒問題的。」

        「好的,那得勞妳們好好照顧他了。」

        「會的會的,那先掛了。」

 

        擔心著葉修病況的同時,微草戰隊的忙碌也接踵而來,雖然榮耀世界挑戰賽才剛結束,但夏季轉會期並不會因為各戰隊核心王牌出國比賽而停轉,臨近夏休的尾聲,各戰隊成員都已經歸隊作最後的調整,像是三零一的企圖心最明顯,務求把他們核心的一擊必殺戰術發揮到最大,什至向前冠軍隊輪迴的牧師方明華問價,表示十分欣賞對方除了治療能力出眾,還可以靈活應對云云,大概是受到第十賽季時方明華和興欣的牧師安文逸居然玩起肉搏的啟發吧,另有劉皓因為發揮一直低迷,呼嘯決定把他交換轉會到神奇戰隊,歷經幾年起伏,前嘉世的劉皓、賀銘等四人總算又團抱在一起。

        而另一邊,興欣戰隊也忙於調整,以蘇沐橙、方銳為軸心整合戰術,沒多少時間可以陪著葉修,安文逸便提議替他弄來一台筆記本,閒時可以上個網,就是不能打榮耀。

        於是葉修又可以在企鵝上冒泡了。

 

        『今天好些了沒?』王杰希的視窗了跳出來。

        『不好。』

        『老王跟你說,我現在的聲音就像是被灌了一整瓶茅台,再被掐住脖子唱一整晚的『死了都要愛』,雕堡了吧!」

        王杰希想像了下,不禁笑出聲來。

        『臥槽你還笑,有良心不?』

        『你知道我在笑?』

        『像你這種心眼兒不好,必須的!』葉修說:『對了,之前黃少天說你跟他說劉皓一個狼顧之相,我咋都不知王杰希大大還會替人看相?』

        『所謂相由心生,一個人平日怎樣的作風、常出現什麼表情,久而久而就會反映到五官上,就像如果眼睛跟嘴巴距離很短的人,通常都很聒噪,而且很容易生氣。』

        『那眼睛一大一小又是怎樣的?』

        『性格反覆無常、心思縝密,反應快的同時,城府深。』王杰希說。

        『哈哈哈!』葉修在另一邊不淡定了:『不錯不錯,對自己點評中肯啊王大眼,哈哈哈!』

        兩人常常從黃昏開始持續著一些沒有營養的話題到晚上,雖然葉修不時會向他抱怨,可透露出的訊息還是讓王杰希不要擔心的,他真正的情況,倒是私下跟陳果的聯絡才真正掌握到。

 

        「他還不能出院嗎,都快十天了?」

        「是啊。」陳果沉重嘆息著:「我也不知道,醫生說他體溫必須降到37度才讓他出院,他現在還38度的退不下來,每天在打針、檢查一堆有的沒的。」

        「嗯……陳老闆,可以給我一下你們醫院的地址嗎?」

        連日來在興欣、醫院兩邊奔波的陳果,早已經忙得暈頭轉向了,問啥就回答啥,沒去細想,以為王杰希大概是想在網上查查那所醫生的狀況唄?沒料到在星期五下午,跟唐柔一起如常跑醫院時,卻看到個不可思議的人。

        那男人戴著墨鏡,穿著一件棕色外套,肩背著一個簡單的包,看到陳果二人就大步流星的走過來,一副風塵僕僕的模樣。

 

        見鬼了!那人脫下墨鏡的一瞬,陳果差點就把內心話說出來了,還好因為對方先來打招呼而嚥回肚子裡。

        「王隊,你怎麼來H市啦?」陳果在心裡再三確認,這個星期確實不是興欣或者新嘉世主場對微草,這一大神怎麼會跑這裡來?B市距離H市可不是公交車啊計程車的距離啊!

        王杰希重新戴上墨鏡,朝兩人點了點頭就開宗明義:「我是來找葉修的,陳老闆、唐柔可以麻煩妳們帶個路嗎?」

        陳果仍把王杰希當個外星人似的,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倒是唐柔先是回了個微笑就輕車熟路的帶著他繞到葉修所在的病房。

        那是間別無二緻的雙人病房,旁邊的病人似乎外出了,只剩下一床散亂的被子,兩張床之間被一白布簾子隔開。

        拉開簾子,看到葉修正躺著病床上,側著頭睡了,安安靜靜的,只有胸口微微起伏著。

        「葉修。」

        「唔……」對聲音特別敏感的葉修忽然睜開雙眼,但人似乎睡糊塗了,隔半晌才開口把陳果心中的話喊出來了:「見鬼了!」

        他那原本虛胖的臉頰現在居然有點凹下去了,比以前更沒有血色,眼窩下面兩圈烏黑。偏瘦的身板穿著著素色的長病袍看起來顯得更單薄了,頭髮也睡成了一個鳥窩狀,長瀏海黑壓壓地塌在臉上。

        

        「老王你們明天不是主場對呼嘯嗎?好端端的怎麼跑這來了?比賽都不要了嗎?說起來……上個星期你們對神奇也幾乎打出個平手,丟人啊!。」

        王杰希聳聳肩嘆了口氣:「少操心我們,你自個怎麼樣?喉嚨有好些了嗎?」

        「呵,至少不用再唱『死了都要愛』。」

        「葉修現在白天還好,但到晚上就會咳個不停,連覺都睡不好。」唐柔報告情況。

        葉修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 

        「不想這樣子的話,就趕快躺著休息,退了燒就能出院了。」王杰希放柔了聲音,把手背輕覆在葉修額前。

        「唔……確實還有點燙。」王杰希說。

        「你的手倒是很涼。」

 

        「那個,我說老闆娘。」葉修突然回頭:「這個時候妳不是得找個什麼藉口先離開一下嗎?」

        圍觀黨陳果突然被點名:「唔啊?為什麼我得…」

        「好啦果果,我有點餓啦,陪我下去吃點東西好嗎。」旁邊的唐柔拉著她。

        「可是、可是現在還很早,飯堂都還沒……」

        「吶,我們跑遠一點買些吃的吧!」唐柔不由分說的挽起狀況外的陳果離開了病房。

        真是個懂事的妹子,向來對唐柔有很高評價的王杰希又添上不少好感。

 

        脫下外套,王杰希坐到葉修病床床沿,握起了他那有些高熱的手,這隻手,王杰希在整整七賽季的比賽前後都不知握過多少遍,自是熟悉不已的。

        「這樣會不會好點?」

        葉修並沒說話,只逕自把另一隻手也伸出去,握住他:「呵呵,老王你越來越像大媽了。」

        「別垃圾話了,趕緊接著睡吧。」

        「不不不,最近幾天每天都躺著睡,都要睡怕了……」說著葉修正想用手肘支起身體的時候不小心碰到病床旁的矮櫃,疼得臉容扭曲。王杰希疑心上來,拉過他的手臂來,挽起袖子一看,纖瘦素白的手臂上從肘彎到前臂,此刻都紅腫一片,滿佈著的針痕。

        「你的手…?!」

        「說是我的血管太細了,針老插不進去。」葉修沒所謂地笑笑,整理下袖子覆蓋住傷口:「這沒什麼。」

        「打針打得手都傷成這樣,又住了十來天,還治不好嗎?」王杰希疑心起這家醫院是不是一家黑店:「別了,還是轉到我們B市來治療吧!」

        「至於嗎?多大點事。」葉修取笑他小題大作。

        但看著在榮耀裡虐人無數的那隻漂亮的手,現在卻青一塊、紫一塊的,像個調色盤,王杰希禁不住疼惜起來。

        「葉修,你的手,是用來打榮耀的。」

        「呵呵,我已經不是職業選手了。」

        「都一樣,你還是會回來的。」王杰希有種感覺,即使不再是職業選手,無論是以哪種形式,這個跟榮耀結下不解緣的男人絕對會回來的。

        「好啦,別急,放著慢慢就會好。倒是你現在過來,明天微草的比賽怎辦?」葉修轉移話題。

        「我訂了今晚的機票,等下就要飛回b市,不會擔擱到比賽。」

        「明明馬上要比賽還這麼大老遠跑來,何必呢?」

        「因為我實在放心不下。」想了想,王杰希再補充一句:「無論如何都得來見你。」

        也許因為四周實在太安靜了,這兩句話擲地有聲。

 

        「何必呢…」葉修喃喃地重覆道,雙眼看向旁邊。同為多年老對手,葉修深知即便王杰希自己病倒了,都一定會堅持出比賽,並且會以他極大的能耐去打出最好的成績,讓人壓根不知道王不留行身後的他居然是個病號!

        他總是有條不紊的,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肯讓別人操一點心,相對地卻是在不斷地勉強自己。如此一位永遠把戰隊放首位、聯盟最好的隊長,此時卻為了一個葉修影響比賽?

        「我得來,一定得來,因為你都對我逞著強,從進醫院到現在、打點滴、多次檢查、高燒的情況你一句都不肯跟我說。」

        「冤啊我,平常不是一直在跟你抱怨嗎?」

        「那你的手呢?你不在乎嗎?扎了這麼多針,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對微操有影響嗎?還能恢復到最好的狀態嗎?為什麼這一切要自己扛?」

        葉修被一語中的,不再說話了。就像他了解王杰希那樣,王杰希也了解他,而且是那麼地透徹。

 

        當天晚上王杰希並沒有離開,陪著葉修輸液、做檢查,也陪著似乎因為憋屈太久都有點黃少天影子的葉修說說話。確實就如唐柔所說的,葉修一入夜就不斷的咳嗽,整晚都輾轉難眠,只有在快凌晨時候才迷糊地睡去了。

        「葉修,在蘇黎世的時候我跟你說過的話,直到現在我還是那樣想。」在他睡著前,王杰希淡淡地說道,留下張便條才離開。

        大清早候機室裡已經有不少商務客準備登機了,身邊都彷彿帶著各自沉默的空氣。王杰希坐在這些人當中,怔怔地望著窗外飛機跑道接連著天空的那條地平線,離開醫院時那帳然若失的心情這才醒過來似的,在心裡遊走不停。


        當天在B市的比賽,確實符合大家的期待,王杰希一貫發揮出色,從呼嘯的王牌唐昊手上拿穩了擂台賽,在團隊賽當中卻採取像是藍雨以喻文州的薩克索爾來誘攻的打法,王不留行退守二線,用自己為餌拉走忿忿不平的唐昊,讓高英杰、劉小別有機可乘,左右兩路包抄沖散了失去領頭人的呼嘯的隊型,再由其他隊員逐一擊破,最終以犧牲掉王不留行、劉小別的飛刀劍和袁柏青的牧師冬蟲夏草為代價拿下了勝利。這場也被李博藝兩人評為有不少閃點的兩強對決,高節奏的打法不見微草隊長有絲毫的疲態。

 

        然而在賽後休息室裡,眾人卻憂心地看著雙手支著額頭,明顯累過頭了的戰隊隊長,他已經將近24個小時沒合過眼了。

        「隊長,你還好嗎?」肖雲怯怯地問了聲。

        「沒關係。」王杰希抬頭,吁出一口氣:「記者會開始了嗎?走吧。」

        副隊長許斌建議:「隊長,我看這次不如由我跟小高、小別去吧,你在這裡好好休息下。」

        王杰希的思考頓時千迴百轉,幾乎每次賽後都會出席記者招待會的他,這次不出現的話,記者們肯定會追問其他隊員,結合到場上王不留行是以戰死收場的,一定會被抓著這點借題發揮,隊員們有經驗招架嗎?會不會引起什麼無謂的猜測什至動搖到粉絲對微草的信心?而且王杰希不在場的話,目標肯定會轉向高英杰,可以想像的是,他們會放大高英杰在比賽中的微小失誤來追問……

        想及此,突然打住了。

 

『微草會成長的,如果他們是把你當作榜樣,而不是靠山的話。』葉修的話言猶在耳。

 

        「隊長?」

        「這樣……也好。」半晌,王杰希回答道:「拜託你們了。」

        「什麼拜不拜託的,這麼生分?」急性子的袁柏青忍不住立起身,雙手按著王杰希肩膀:「我們可都是微草的啊,難道不該互相支援嗎?」

        「隊長,就放心交給我們吧!」劉小別用力拍了下胸口。

        「看我們的!」許斌豎起姆指。

        「…我會加油的。」高英杰摜著拳頭、顫著嗓子回答:「隊長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王杰希點了點頭,囑咐幾句後目送著隊員們一一離開休息室。

 

        自從把微草這個王朝一肩擔上的那天起,是什麼時候開始那麼不信任隊員們呢?不,與其說不信任,倒不如說他總是想著趁自己還有力氣的時候,帶著微草走到儘可能遠的地方。

        呵,那個人如果在這裡的話一定會一臉嘲諷、似乎非笑說的指責道:「你就是個控制狂。」

 

        王杰希伏在桌上,不知不覺閉上了眼睛。


评论
热度(64)

© mestar | Powered by LOFTER